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文/姚赟

来源: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五五断更节”前三天,也就是5月2日晚,@橘子吃没了就在微博上表明了态度。

@橘子吃没了是微博官方认证的“阅文签约作者”,从介绍中了解到,2013年,才13岁的她正式接触了网络文学。“那个时候,网文的各个层次都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盛大欢乐。熬夜追书求更文,也成为了我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作为读者的她, 认可阅文在网络文学中做出的积极作用 :“无论阅文如今是想怎么去做,其实我们都无法去否认和忽视阅文在网络文学历史进程中的推进。”

然而,身为作者的她,则深知码字不易:“每一个角色,每一个好故事的背后,都是一个个普通读者经历孤独和扑街后依旧不放弃创作出来的。在每一个寂静的夜晚,是那样一个个在书中生活的角色陪伴着也许已经筋疲力竭的作者,也同样的陪伴着精神孤独的读者。”

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她的诉求其实很简单—— 作为“五五断更”事件中的参与者,她希望的不是作者与平台的你死我活,更多地是希望能用温和的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能“同平台互惠互赢” 。

而这也是大部分理性发声中的作者,所期待的。

然而,当“五五断更节”之后,事态开始逐渐失控。你方唱罢我登场,大V发声、阅文回复、有组织地集体维权、网络作协加入、有作者被胁迫断更,纵横文学等其他平台加入发声,一场单纯的维权成了戏台子。

阅文集团作为一家网文小说平台,每年的财报中都会特意将作者数列出,作者是其商业模式中的核心资源。那他为何还要引众怒?背后的原因是什么?阅文集团官方又是如何解释的?除了阅文集团之外,其他平台也是如此么?又该如何解决这一困境?

针对这些疑问和困惑,盒饭财经 采访了阅文签约作者,阅文集团,以及其他平台作者,试着从商业的角度去解释这些疑惑,找出背后的商业逻辑。

1

一纸签到死后50年?

“重点是免费?是著作权”

“重点是版权,阅文一个中介平台,有什么资格压榨吸血作者著作权。”

“再重申一次,主因不是免费,是不平等条款,媒体的内容怎么都挺类似(因免费产生争议)”

“抗议霸王条款”

晚六点,盒饭财经一条#五五断更节#的相关微博下,涌入大量留言。留言的内容与该话题下,声音也都大同小异—— 这次#五五断更节#,抗议的不是阅文的免费战略,是合同条款中的版权问题。

盒饭财经联系到了阅文作者关关,拿到了系统上《文学作品独家授权协议》的合同模板(5月5日晚19:10从后台获取截图)。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而这份合同模板,与网络中流传的《文学作品独家授权协议》一样。网络中流传的这份协议书共分为18页截图,首页上写着——甲方: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页眉上标注着“阅文集团”四个字。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这份合同中,共约定了11条内容,分别是定义11款、协议标的5款、授权内容及期限14款、乙方保证8款、双方权利义务6款、乙方报酬12款、支付方式5款、保密5款、违约责任11款、优先权2款、其他6款。

在第三条“授权内容及期限”中,电子版权,“互动阅读体验作品”开放权,翻译权,音频改变权,简、繁体中文纸质图书出版发行权,影视、动画、漫画、游戏改编权,同人作品改编权,周边衍生品开发权,商品化权,以及其他上述权利之外的著作财产权【包括但不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协议作品的著作权权利】独家授权给甲方,并允许甲方自行使用或进行上述权利的分/转授权及进行商业推广、销售,并签订相关协议。

所以, 这一张协议书签下去,作者到底授权阅文了多少权利。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规定中,包含了17项内容,其 中阅文合同中,未被授权的第(一)项至第(四)项为著作权中的人身权,而被阅文括号为“其他”的第(五)项至第(十七)项则是著作权中的财产权。

这点与盒饭财经就相关问题采访阅文集团后,官方给予的邮件回复一致。

回复中称: 著作权分为著作权人身权和著作权财产权。著作权人身权是不可分割的人身权利,阅文从未、以后也不会剥夺作者著作权财产权在经双方协商后,在自愿的情况下授予。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我们再回到这份合同中关于“授权期限”的约定:“ 本协议独家授权期限自签署之日起至协议作品著作财产权保护期满之日止。 ”

没有学过法律的人看到这句话可能就一带而过了。我们用人话来翻译下:本协议是独家授权的,然后这份协议的有效期是自签署之日开始到著作财产权保护期满这天为止。

“著作财产权保护期”是什么?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条和第二十一条分别就著作权人身权和财产权进行了保护期限的规定。

人身权中,作者的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保护期不受限制。财产权则依据作者不同的身份,划分了不同的保护期。大致的意思就是,公民作品,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五十年;合作作品,截止于最后死亡的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作品、著作权(署名权除外)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享有的职务作品,发表后的五十年;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摄影作品,发表后的五十年。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阅文合同中的这项规定来看,大部分作者适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条中的“死后50年”。当然,如果合同中另协商约定的,期限另算。但,可惜的是,并未在合同中,看到此类约定。

粗看“授权内容及期限”这部分内容,还未细看报酬结构、优先权、违约责任等合同条款规定,就已发现了这些问题。(碍于篇幅,合同中的条款就不一一拆解分析,有兴趣的小伙伴可在后台留言“合同”二字。)

界面将合同中的争议点进行了整理。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来源界面)

在第十一条“其他”中,更是看到了匪夷所思的表述:甲方聘请乙方并不意味着甲方与乙方之间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上的劳动关系或雇佣关系。

看到此处,突然意识到中文果然博大精深。

了解到这里后,内心开始徘徊着“灵魂三问”——阅文这种霸道规定的逻辑和原因是什么?这种条款又为什么有人会签?其他非平台也是这样么?

2

网文界的灭霸

凡人畏果,菩萨畏因。

一边说“作家是阅文最宝贵的财富”,一边用霸道的条款约束作者,阅文这是疯了,还是“精分”了?

我们找来了阅文2019年度和2018年度的两份年度财报,发现了几组值得关注的数据。

阅文2019年刚发布的年报中显示,阅文2019年的主要收入主要来自两个板块,分别是在线业务板块和版权运营及其他。

在线业务板块的收入,主要反映在线付费阅读、网络广告及平台上分销第三方网络游戏所得的收入。 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主要反映来自制作及发行电视剧、网络剧、动画、电影、授权改编权、运营自营网络游戏及销售纸质图书的收入。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财报显示: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减少3.1%,至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人民币37.1亿元,占总收入44.5%。总体持平稳状态。

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 同比增长283.1% ,至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人民币46.37亿元。 相比较于2018年的12.1亿元增长超过300%,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从2018年的24%增长至2019年的55.5%,成为营业收入的第一大来源。

而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带来的近3倍的增长,主要来自新丽传媒。

新丽传媒或许没听过,但是他们的作品一定听过或看过。如,《你是我兄弟》《北京爱情故事》《搜索》《父母爱情》《白鹿原》等高质量电视剧电影均是由新丽传媒出品。2019年新丽传媒推出了《芝麻胡同》《惊蛰》《庆余年》和《精英律师》等多部剧,都收到了不错的口碑反馈。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2018年8月13日晚间,阅文公布了上市后首份半年报,一同被披露的消息,还有阅文将以不超过155亿元的价格,收购新丽传媒100%股份。

从企查查提供的阅文集团图谱来看,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对外投资21家,其中起点中文网、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红袖添香、福煦影视、苍穹互娱、娃娃鱼动画、污托邦、未天文化、互影科技等关联产品。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其中,不难发现,这些运营企业和产品涉及到网络小说、动画、科技、影视、游戏等多元领域。

这与2017年上市后,阅文提出的战略转型有关: 业务中心已经不仅在网络文学上,而是以内容IP为基础的版权运营上,希望将自身打造成“中国漫威”。

而这一战略,在近几年的实践中,逐渐清晰。

2018年年报中,梳理发现生态、作品、智能推荐系统、社交、改编、合作、版权运营等是总结2018年业务发展的关键词。而到了2019年,免费、多元化、内容生态体系、创新成为核心的关键词。

从年度财报常见关键词的变化能看出,阅文的战略正在逐步聚焦、清晰和明确。而新丽传媒的加入,《庆余年》的胜利,似乎是验证了阅文这一战略的可行性。

另一方面, 对作者来说,看着前辈的作品陆续破圈,创造着一个个收视和话题神话,这种激励下,难免也会期待自己的作品被改编成下一个《庆余年》。 在这样的吸引力下,不少作者加入了阅文。

在网文界,阅文更像是灭霸。

根据信达证券研报, 阅文集团已拥有网络文学市场70%的内容、50%的创作者和50%左右的用户。而据2020年2月百度小说风云榜,排名前30部的网络文学作品中,有25部出自阅文平台。《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全职高手》《扶摇皇后》等作品也全部出自阅文集团。

在这种生态循环下,作者手中的作品是否能成为下一部《庆余年》不好下判断,但 掌握百万作者、千万作品的阅文,万里挑一也能找到一两部《庆余年》 。

阅文2018年年度财报显示:由于我们努力扩展网络文学的生态体系,我们平台上的作家、文学作品和读者数量均稳步增长,头部作家和头部文学作品亦不断涌现。截止年底,我们的平台上共有770万作家和1120万部作品。其中授权将130余部网络文学作品改编为其他娱乐形式。

阅文2019年年度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平台上有810万位作家,作品总数达到1220万部。同时,针对价格敏感的用户,引入免费阅读模式,令用户可以免费阅读文学作品,而阅文则通过广告变现。同时,又通过收购新丽传媒,在年内成功推出多部优秀剧集,其中的《庆余年》更是引起了社会全民讨论热议。

据了解,2019年,约有160部文学作品的改编权被阅文授予第三方。

就像一个内部IP孵化器,让阅文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漫威”,而这也是为何,阅文为何需要在作品萌芽阶段就得到其著作权财产权。然而,距离目标“中国漫威”,阅文还是具有一定距离:漫威的英雄,创作之初,依靠的是“编辑小组”,也就是企业雇佣员工创作而来的。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3

“我是创作者,但我无法拥有”

那这种模式在网文行业,只有阅文是这样么?

盒饭财经就此,找到了纵横文学的签约作者湘湘,拿到了《文学作品著作权授权协议》。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纵横文学的运营企业为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从股权来看,该企业隶属于百度,并不是属于腾讯系。

这份合同中, 约定的授权内容,与阅文的合同大同小异,也基本是将签约作品的除署名权之外的全部权利独家授权给平台 。但与阅文的合同有所区别的是授权期限, 阅文约定的是“著作财产权保护期”,而纵横文学有具体的约定期限10年。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由此,可以发现,每家企业各有差异和不同,但这类霸道的合同条款不仅是阅文独有,同时,也不是近期才出现的现象。

从作者端给到的反馈来看,这次“起义”更多来自恐慌和不信任——我辛辛苦苦码字,还赚不到钱?甚至著作权中大部分都不受我控制,期限还是死后50年?阅文作为行业顶梁柱,这么做,就是在破坏整个行业生态。

事实上, 这也不是第一次平台与网文作者的合同之争,全版权运营在江湖中也由来已久。

2009年,盛大文学开始对旗下网络作家进行“全版权”运营机制的探索。

这个机制的建立包括 :将小说的电子版权、无线发布权、传统文学版权也就是纸质书版权及动漫、影视改编权等统一运营包装。

盛大文学时任首席执行官侯小强曾解释:“‘全版权’运营,也就是一个立体运营,在线上线下,在影视公司的各种模式上,都要去做。通俗地说,一旦有一个产品,一定要想办法把它嫁出去。”

而后来, 盛大文学与腾讯文学合并成立阅文集团,“全版权运营”依旧还在全力探索中。 这次事件,也算得上“全版权运营”上的一个特殊时刻。

在“全版权运营”探索中,出现了不少现实问题,如 过于迷信IP自带粉丝的功能而忽视作品质量,全版权运营能力有限导致IP价值开发不足,以及版权意识不足导致改编权授权争议多发。

全版权运营的主要方式是通过改编权的授权许可,实现内容在不同类型作品上的呈现。作品改编过程中可能会涉及到改编和原作的关系,改编与复制权的关系等等。随着改编作品越来越多,近两年来,在司法审判中,因作品改编引起的版权诉讼数量呈上升趋势。

其中,较为著名的便是天下霸唱与玄霆公司(即起点中文网)之间的著作权纠纷。

《鬼吹灯》小说作者天下霸唱和玄霆公司,关于著作权的合同纠纷,已持续了数年。而近日,天下霸唱侵犯《鬼吹灯》著作权的两个案件,经过数年的诉讼之后,终于有了结果。

“网络大电影”这样写到:作为《鬼吹灯》的原著作者,却不能继续使用“鬼吹灯”进行创作,除非获得玄霆公司的授权。而只要玄霆公司授权,其他人却可以堂而皇之地出版《鬼吹灯》系列同人作品。历经一审、二审后法院判决,网剧《鬼吹灯之牧野诡事》片名及相关推广中使用“鬼吹灯”等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爱奇艺需赔偿玄霆公司经济损失150万元,天下霸唱及其公司东阳向上就其中的110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也就是说, 作为《鬼吹灯》故事与世界观架构的创造者,天下霸唱却并不是这一系列的版权拥有者。 而《鬼吹灯》作为知名IP特有名称受法律保护,归属于版权所有者玄霆公司,即便是原作者“天下霸唱”,也不可以随意使用。

天下霸唱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时酒桌上面,觥筹交错,天下霸唱原本就不胜酒力,被人故意灌了几杯酒后,稀里糊涂地就签了这一份合约。

而这份合约中约定,10万元买断了《鬼吹灯》。近日,网络中流传了一份晋江作品影视化的版权费用,供对标参考。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来源见水印,原作者更正《天官赐福》的四千万并非全版权)

搜索相关资料时发现了一篇2013年8月发表在 人民网 ( 603000 , 诊股 )的“老”文章。

近日,盛大文学宣布,已通过私募融资总计 1.1亿美元,将以旗下起点中文网作为平台, 推出新的作者收益模式,笼络优质网络文学作者 。自今年5月30日创世中文网上线,取消“永久年限版权”,提出全新的福利制度后,数家文学网站接连发力,纷纷“涨薪”向网络作家示好。而在这次文学网站的大佬逐鹿战争中,最直接受益的则是网络作家与读者。

“实话实说,我对于阅文非常有感情,所以我是一直在说,我希望他越来越好,新团队上任,摩擦与变动难免存在,但同样的,作者的权益不能忽视,而作者的合法权益是否得到尊重,以及如何保护作者的合法权益,这两个问题,才是这次事件的重点。”阅文作者@橘子吃没了在采访时,一直强调着自己对阅文的态度——希望他越来越好。

官方消息报道:5月6日,阅文将在启动今年的系列作家恳谈会。届时,作者、阅文集团CEO程武、总裁侯晓楠、总编辑杨晨及主要内容负责人将就商业模式、作家生态以及作家合约等问题展开讨论。

注:

文中阅文和纵横文学的签约作者关关、湘湘,均为化名。

薛静对本文有贡献。

更多互联网行业动态,请大家继续关注营销星球,每天更新互联网相关的各类信息,让你掌握最新动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星球 » 腾讯系网文作者揭竿而起:#五五断更节#始末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