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裹挟的作家、被围剿的阅文以及网文行业新变革契机

被裹挟的作家、被围剿的阅文以及网文行业新变革契机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来源:读娱

文:赵二把刀

围绕阅文高管调整的舆情旋涡仍在持续,作者、网友、营销号以及媒体自媒体都各有立场,但除了“断更节”类似的激烈行动以及诸多流言之外,这是一场关乎近千万网文作者和全球最大的内容创作平台未来几年发展方向的关键时刻……

五一期间,社交网络中一度盛传所有网文作者将要在5月5日这天断更,也就是所谓的“五五断更节”,这也被解读为阅文高管更替引发的舆情风波有“愈演愈烈”的可能。

而5月5日这天过去,“断更节”却并没有成气候,不仅是阅文系,包括其他网文平台的作者们似乎都没有“断更”……读娱君也试图追溯了“断更节”的来龙去脉,发现所谓的“断更节”,大概不是网文作者发起的,更多是积压情绪的宣泄,以及营销号们的“推波助澜”,这对网文生态以及改善网文作者的现状并没有实质的帮助。

1

断更节背后,谁在裹挟网文作者?

在媒体的描述中,“五五断更节”是网文作者发起的一次行动。事实上,却并不是。读娱君的起点书架收藏的作品中,基本上都处于正常更新状态,其中包括更新频率非常缓慢、断更数月的《赘婿》。

被裹挟的作家、被围剿的阅文以及网文行业新变革契机

不过,正常更新的作者尤其是知名作者遭遇到特别的“招待”。知名网文作者风月在5月5日正常更新文章后,被部分网友质疑、攻击和辱骂,不得不发单章并在其微博中做了说明,以及对所谓的“断更节”谈了几点看法,大概就是质疑了“断更节”的目的、方式以及裹挟式的参与手段——之后,果然被少数网友围攻。

被裹挟的作家、被围剿的阅文以及网文行业新变革契机

很多网文作者也对风月的遭遇发表了看法,如老鹰吃小鸡、爱潜水的乌贼等等,在他们看来,之前针对免费和付费的争论以及针对合同的斗争,都是正常和平台沟通以及维护作者权利的行为。而断更节前后发生的、类似网络水军的行为是不合适的,同时,也不利于解决网文作者的诉求。

确实,在围攻风月、爱潜水的乌贼、唐家三少等作者的微博ID中,不乏有疑似职业水军的出没。读娱君在热门微博里一份参加“断更节”的名单中,看到英国文学bot、中国文学bot、奇幻文学bot 等看起来很整齐的微博ID。或许很多人不知道,这些ID的名字,都顶着营销号的标签,它们不是原创作者,它们是全世界文学内容的搬运工……类似这些账号和ID所谓参与的“断更节”,除了噌热点和被利用之外,似乎没有更好的解释。

被裹挟的作家、被围剿的阅文以及网文行业新变革契机

这其中也不排除有第三方的推动——网络作者“愤怒的香蕉”在发布的微博中就提到,在他的朋友圈有不少人在4月27日当日开始鼓吹“免费是好的”,很有可能也是此次风波推动者和受益者:

被裹挟的作家、被围剿的阅文以及网文行业新变革契机

当然,也有少数网文作者响应了“断更节”,但他们的诉求和“断更节”的诉求也并不一致,有网文作者告诉读娱君,他们所在的非知名的作者群之所以会参与“断更”,其实更多的是一种姿态,一方面响应所谓的网友号召,另外也想借此机会想要平台能够针对非知名作者的福利能够多一些,能够有更多的推荐机会,以及分成的倾斜——诚如风月在微博里所说的那样,被裹挟的情绪宣泄并不会真的有用,还是需要网文作者们和平台方直接沟通,协商、博弈之后,或许才会有用。

2

舆情旋涡中的阅文

澄清永远追不上流言的传播覆盖

如果说“断更节”是一种情绪的裹挟,那么针对阅文以及腾讯的“流言蜚语”更是有一些“莫须有”的味道在其中。

5月5日当晚,阅文集团发布澄清声明,针对传闻的“全面免费”、“占有作者版权”、“侵吞去世作者收益”等六大“谣言”进行回应,在之后的恳谈会上也再次做了说明,并呼吁大家明辨真假、理想发声。

被裹挟的作家、被围剿的阅文以及网文行业新变革契机

其中,对很多网友关注的贼道三痴的稿费问题,阅文方面也表示:“三痴最后的作品是创世中文网签约,由QQ阅读首发,该作品QQ阅读平台一直在架……三痴的作品虽然是买断书,但稿费阅文始终在发放,由家人继承”。

确实,流言走千里,辟谣累断腿,在网上看到类似消息啐一口阅文确实也不用负任何责任,但理性的争论则可以让很多事情被厘清,比如,著作权。

在5月6日下午的首场作家恳谈会上,对于作者和网友们最受关注的“著作权”条款,程武明确表示,著作权包括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两部分。著作人身权,是作者不可转让、不可剥夺的权利,属于作家独有。阅文绝不会通过任何方式分享或获取这种权利。对于包括改编版权等各种衍生权利在内的著作财产权,将会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为作者的授权匹配对应的权益。“对等是根本原则。我们也感谢很多作者对我们的信任,愿意把作品授权给我们进行推广和增值。”他进一步也提到,“考虑到作家群体广大,具体到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未来我们会考虑提供多版本的合同选择,对授权权限分级,把选择权交给作家。”

此外,针对“断更节”当日流传的平台修改发布时间等传闻,阅文集团在5月5日也表示,阅文今日作品更新数据并未有异常波动。此外,阅文没有采取任何包括修改时间、威胁断更后不推荐等外界谣传的运营措施。阅文还表示,合同于2019年9月推出,个别网络文学作者因个人事务、写作状态的调整等请假、偶尔断更是常态,经有心人搜集、总结后,得出“知名作者因故纷纷断更”是不实的结论。

事实上,在诸多网文作者的微博、微信公号甚至是开单章参与到近期的风波中的,可以看到不同的作者,或者说不同圈层的网文作者其实是有着不同的诉求的:

首先,知名作者。他们更关注行业的发展趋势,关注的是免费和付费,以及合同中关于版权的诸多细则的约定——很多被围攻的网文作者,其实都针对这些合同中的关键问题和平台有过沟通并且在网络中发过声的,其中,微信读书针对阅文版权内容也已经被快速的解决。

其次,萌新作者。这部分作者关注的是基本福利,或者说是平台的资源倾斜,他们对于免费和付费的认识其实并不深刻,他们可能更关注的是曝光、流量以及出圈。

再次,非知名作者。大概就是写了几本或者几年的网文,但仍然还在L1~L3左右沉浮的网文作者,他们向上的可能不大,被淘汰的可能性不大,他们中或许有少数是希望行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的,但更多的还是热爱网络文学创作的——不过即使是起点或者阅文垮掉了,对于绝大多数网文作者而言,成神之路仍然艰难。

3

或许是到行业变革的契机了

文学作为内容行业,根本上其实就是三要素:内容、传播和变现。传统时代,内容和采编大致是集中于出版社或者是图书公司,至于变现,更多的还是来自于内容本身的魅力。互联网时代的网络文学的发展历程,也是沿着这三个脉络对传统文学行业进行变革的。

被裹挟的作家、被围剿的阅文以及网文行业新变革契机

首先是降低了内创创作的门槛,参与网文创作的作者数量在过去的20多年时间里快速激增,保守估计也有近千万;其中,阅文2019年年度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平台上有810万位作家,作品总数达到1220万部,就在刚刚过去的第一季度,超过30万人选择在一季度成为网文作家,并生产了超50万部网络文学作品。

这也是起点、创世、纵横、掌阅、豆瓣、天涯等诸多平台共同努力的成果,起点在其中的作用尤为突出。

其次是传播,是能够让网友转化成读者,让作品受到广泛欢迎。这也是网文行业竞争的关键点。为什么现在的网文行业中阅文最有竞争力,也最能够吸引优质作者的加盟?就是因为除了起点和创世等文学网站的流量池之外,还可以借助QQ、微信等超级app的流量,这对于每一个网文作者而言,都是“致命的诱惑”。

网络文学的免费方向,其实就是试图通过免费来吸引流量、以流量换取广告的商业闭环,来实现对网络文学生态模式的突破。从目前的发展来看,免费模式尚处于发展初期,能否走通还需打个问号——它可以吸引很多网文作者去尝试,但无论是对小作者还是大神作者来说,都是难以长久的,知名网文大神流浪的蛤蟆就表示,免费是走不通的,会真正伤害网文行业的根本。

从这点来说,起点开创的付费模式,不仅是网络文学崛起的基石,同时也是中国内容行业开先河之举,也早已经在视频、数字音乐、动漫等领域所接受,成为当下中国内容行业的通行模式,但免费同样也没有被忽视,也是行业尝试的方向之一。在恳谈会上,侯晓楠谈到免费和付费的时候说,“目前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而未来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有明确的作家收益。同时,需要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当然,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变现。这也是真正引起网文作者们讨论的、和平台博弈的诸多合同问题,比如“阅读销售模式”、“作者收益模式”以及“版权归属”等问题——这些问题其实早过去一直存在,虽然明显不是程武等高管的“锅”,但随着舆情发酵,也必须由新高管团队来“背负”。

被裹挟的作家、被围剿的阅文以及网文行业新变革契机

纵观过去,无论是传统出版模式,还是网络文学时代,变现大多情况下都是要依托平台的,或者是出版社、图书公司以及版权代理公司,而互联网时代,这些大多都是依托于平台。网文IP大概从2015年开始火爆,又经过被质疑的2017年,以及重新回到巅峰的2019年,推动IP商业化的以及最大的受益者确实都是平台——因为,无论是游戏开发、影视化开发或者动漫以及其他衍生开发,都是需要非常商业和非常专业的运营和操作。

在恳谈会上,关于变现或者收益等问题,阅文的高管也有作说明。首先是作者的福利,总编辑杨晨表示,“包括全勤奖、半年奖等由阅文首创并已经运行多年的作家福利,不会取消。同时,我们将联动更多资源和平台,不遗余力拿出更多举措狠打盗版。”

应该说,这是网文创作者们对阅文新高管团队的期待和要求,毕竟,阅文高管的调整就是希望通过联动包括腾讯在内的广大行业合作生态,继续巩固扩展付费阅读,为IP的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同时通过更多资源支持新模式探索,为更广泛的作家创造更多元的回报——而这毫无疑问是需要平台方持续投入的,也只有阅文才能够做到的。

无论从阅文之前的声明,还是恳谈会上涉及的方方面面,其实也不可能让所有网文作者“满意”的。因为网文商业化变现的大头是影视化和游戏开发,每个作者都看到了《庆余年》和《陈情令》的成功,然而大多作者和网友却看不到网文IP开发的曲折、艰难和复杂:一方面是IP开发的复杂和周期性,很多大IP版权其实早已经卖出去了,但真正改编成作品的又有多少?以及,玄幻、奇幻等网文大类改编的古装剧的排播之艰难,其实都会影响网文IP商业化的效率和回报。

不仅起点,纵横、书旗等网文平台也都和视频平台紧密关联,但成功改编、并且顺利上线的影视动漫作品又有几何?而阅文收购新丽后的产销数量又如何?对于起伏剧烈的娱乐内容行业来说,想把“变现”常态化、方法论化,任重而道远,也需要行业各方的共同努力。

近期的舆情旋涡,可以看成是阅文的危机公关,但也可以看成是行业变革的契机,在更有创新意识和IP运营和商业开发的团队加入到网文大家族之后,应该不是需要所谓的断更行动,而是需要在从网文行业的三大要素,内容、传播到变现上有更积极和更有序的探索。

尾声:

在恳谈会最后,作为阅文掌舵人的程武提到,虽然刚上任就遇到了本次风波和挑战,甚至其中有故意抹黑和造谣,但新团队就是要来解决问题的。对于多年来一直存在的行业问题,新团队不能闭门造车,而是开放和广大的作家伙伴们一起商讨合理的发展模式、生态规则及权益规范。对于现有合同中在著作权授权、免费模式下的分成权益、作家福利和打盗版等方面,我们已经明确了修改方向,更具体的修改将在系列恳谈会和作家调研后确认,并在1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

想一想,虽然起点为代表的网文平台之前的合同存在种种不足,但每年还是会有新作者进阶为大神,仅2019年,就有黑山老鬼,老鹰吃小鸡,七月新番,齐佩甲,全金属弹壳,人间武库,荣小荣,睡觉会变白等新作者成神,可见,网文江湖,平台的福利和扶持是外因,创作才是第一位。

但是读娱君也想给网文作者以及关心网文的网友们说几句,任何一个行业尤其是内容行业,从商业回报上看都是符合“二八原则”甚至是“一九原则”,永远只有少数作者站在金字塔尖,大多数都是处于腰部乃至底层——当然,这不是不重视相关合同的修订,而是要认清现实,真正要用作品杀出重围的,才能够站的更高;对于平台而言,在内容、传播和变现上的探索,如何更好的平衡作者和平台的利益分配,也都会在未来数年内成为网文行业的关注焦点。

被裹挟的作家、被围剿的阅文以及网文行业新变革契机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更多互联网行业动态,请大家继续关注营销星球,每天更新互联网相关的各类信息,让你掌握最新动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星球 » 被裹挟的作家、被围剿的阅文以及网文行业新变革契机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