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脱口秀没有未来

中国脱口秀没有未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投资界(ID:pedaily2012) ,作者:周佳丽,头图来自pixabay

池子与笑果文化又撕了起来。

5月6日下午,知名脱口秀演员池子 (王越池) 在其个人微博上发布长文,斥责自己曾经所属的公司—笑果文化,违约且拖欠自己应得的演艺报酬。池子在文中表示:“我多次提出和平解约,笑果不同意,我只能提出仲裁,让他们付清我的报酬。笑果文化也提出仲裁,让我赔给他们3000多万。”

此外,池子还起诉了中信银行,原因在于后者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查看池子的个人银行账户信息,并附上了律师函。数小时后,笑果文化对外发布声明称,已委托律师处理经济纠纷,目前相关仲裁正在进行中。

舆论一片哗然。这是自今年1月被移出公司内部群后,池子与笑果文化之间矛盾的再一次升级。 眼下,这家估值高达30亿的年轻公司已经走到了危机跟前,中国脱口秀的未来也被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拖欠演艺报酬,池子反被索赔3千万,火烧到了中信银行

这一次,池子与笑果文化彻底撕破了脸。

5月6日,池子发长文斥责笑果文化违约拖欠了很多应付的演艺报酬,在提出异议后,对方基本上刻意停止了其一切工作,多次提出和平解约无果,他只能提出仲裁,却被索赔3千多万。

数小时后,针对侵犯个人隐私、拖欠演艺报酬一事,笑果文化对外发布声明:今年1月,池子未经公司允许擅自参加商业活动,之后以邮件形式提出解约诉求。公司已于1月14日回复邮件,表示将在双方的合同框架内,依据法律处理解约事宜。

笑果文化方面还表示,公司委托专业律师代理处置与池子之间的经纪纠纷,其根据相关流程采取了财产保全、提起仲裁、证据收集等法律行动。关于池子所提出的“工费拖欠”及“违约金”等相关经济问题,亦正在仲裁程序中。上述行动,均在法律及合同的框架之下进行。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这把火也烧到了中信银行。池子表示,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 笑果文化寄来的材料含有他在中信银行的个人账户交易明细。 “打电话给中信银行,中信银行说这是配合大客户的要求。”目前,池子已经起诉笑果文化和中信银行:未经授权向笑果文化泄漏个人隐私,侵犯了公民个人信息,并报案做了笔录,同时向银保监会等政府监管机关投诉。

对于举报,5月7日凌晨,中信银行在其官方微博发布致歉信称,经核实,近期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系开户支行,要求查询其为员工王越池先生支付劳务工资记录时,该行员工未严格按规定办理,提供了王越池先生的收款记录。对此,中信银行向王越池先生郑重道歉。中信银行称,该行已按制度规定对相关员工予以处分,并对支行行长予以撤职。

事到如今,池子已然与“伯乐”笑果文化彻底闹掰。早在今年1月,同样是在微博,池子发布了一张截图称自己被移出笑果文化内部群“笑果艺人大家庭”,并@笑果文化CEO贺晓曦:“你挺有意思啊,你怕我哈哈是吗?”。

随后,一张池子群发给同事的文字信息被曝光。池子称笑果文化“公司很乱,领导很精,用所谓喜剧梦想牵着你们走,带你们天天做大梦”,甚至直指公司“上面的人,下流,肮脏,自己人搞自己人”。

当日晚间,贺晓曦在微博上发声明称,旗下艺人王越池 (池子) 提出解约诉求,公司正寻求与其进行法律层面的协商。并表示,暂不对“池子解约”一事发表其他评论。

显然,这则声明无法掩盖笑果文化内部管理的矛盾与混乱,也抵不住众人对中国脱口秀难以撑起半边天的唏嘘。

王思聪称赞,15个月估值翻10倍,笑果文化背后的资本局

要说前两年最火的综艺,《吐槽大会》一定位列其中,它带火了红头发的李诞,也让90后池子被大众熟知,他们成为年青一代脱口秀演员的代表,甚至是一类人的标签。

聚光灯下,背后的“制造机”笑果文化浮出水面。笑果文化于2014年由叶烽创立,是一家喜剧脱口秀内容提供商,打造的知名栏目有《今晚80后脱口秀》、《今夜百乐门》、《吐槽大会》等。其中,《吐槽大会》的第一季收官播放量总量超过14.5亿次,单期播放量最高达2.1亿。

《吐槽大会》的意外火爆,让资本关注到了“脱口秀”这一新鲜的领域。2017年4月,笑果文化获得了来自CMC领投的1.2亿A轮融资,南山资本和老股东游族资本、普思资本等跟投。

作为早期投资方,王思聪曾公开表示看好笑果文化:“首先我觉得这个公司团队对脱口秀的执着和专注特别让我兴奋,另外这个《吐槽大会》真的比其他综艺节目要更好,第一次看时超出了我的想象和预期!作为一个投资人,我认为这是年轻人喜欢的喜剧表现形态,这是我看好的喜剧消费升级的方向。”

一个月后,笑果文化对外宣布获得天图投资的近亿元A+轮融资,估值达到12亿人民币。这意味着,从有资本入局算起,15个月的时间,笑果文化的估值翻了10倍。

企查查数据显示,叶烽持股34.73%,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CMC资本持有9.70%,笑果文化CEO贺晓曦持有6.7%的股份,王思聪的普思投资持股比例为2.16%。“当家艺人”李诞持股5.04%,是公司的董事。

而随着后面两轮融资完成,笑果文化估值达到30亿元,李诞的身家也随之暴涨。对比之下,同样在台前活跃的池子并未在公司股东之列,也才有了今天这场荒诞的经济纠纷。

中国的脱口秀没有未来?

笑果文化获得资本追捧,《吐槽大会》接连登上热搜榜单,李诞和池子的商业化价值飞速膨胀。一时间,让人产生了一种“脱口秀在中国大热”的错觉。

然而,自《吐槽大会》第一季名声大噪后,笑果文化再没有交出一张足够亮眼的成绩单。豆瓣平台数据显示,《吐槽大会》豆瓣评分季季滑坡,第四季仅有6.2分,是该节目系列开播以来的最低记录。

嗅到危机,笑果文化开启自救之路,将触角延至线下,围绕脱口秀组建了公司矩阵,打造线上线下两种喜剧内容形态。但除了李诞、池子,笑果文化再没有过新的现象级“网红IP”人物出现。观众不再买账,笑果文化光环渐褪,2019年底更是被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爆款常有,持续制造爆款的公司不常有。而今再被曝光拖欠演艺报酬,池子痛斥“之前很多人离开笑果也是因为被伤得太厉害了,这一次,我更多的也是难过和无奈”。短短三年内,这家曾一度受资本追捧的公司也难逃沉寂的宿命,恐再难复制辉煌。

繁华过后又迅速沉寂,笑果文化的起起落落不过是中国脱口秀“水土不服”的缩影。

火爆的背后是大众对喜剧的强需求,而在互联网快文化的催化下,他们对喜剧内容产品质量也愈发挑剔,流水生产而来的内容已不足以满足人们对喜剧的好奇和期待,这造就了喜剧公司对旗下网红级IP人物的强依赖,而环境使然,也加剧了人才消耗。

而人才似乎成了中国喜剧的最大困局。两度撤回IPO申请、摘牌新三板、二股东降价“甩卖”股份,多次推出爆款作品的开心麻花同样走得艰难。对“爆款”影视明星IP的依赖,也成为其难以获得资本市场认可的短板。

这其中,沈腾、马丽两大影视明星制造的爆款电影成为开心麻花的口碑与业绩担当。不过,沈腾、马丽等核心艺人并不属于公司,仅仅是签约艺人,且未持有公司股份,开心麻花面临人才流失隐忧。

大张伟曾在《吐槽大会》上说:“池子是中国脱口秀的未来,但中国的脱口秀没有未来。”没想到一语成谶,短暂的风光过后,脱口秀在中国还是失了速。

而行业内的乌烟瘴气,更是成为中国脱口秀未来路上的绊脚石。就像池子所说的那样,“脱口秀还没有站起来,在中国还是很浅的一汪水,但这么浅的水,甲鱼却特别多,一个摞一个,塔一样,奇观。”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投资界(ID:pedaily2012) ,作者:周佳丽

更多互联网行业动态,请大家继续关注营销星球,每天更新互联网相关的各类信息,让你掌握最新动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星球 » 中国脱口秀没有未来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