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边渡劫边抄底

科技新贵聚集的旧金山城如今哀鸿遍野。

爱彼迎裁员1900人,Lyft裁员1000人后,优步宣布了裁员3700人的消息。随之而来的,还有巨亏和业务大幅下滑的季度财报。

聚集了科技从业者的职场社交网站Blind用户在问:“优步内部现在怎么样?还有人在干活吗?还是每个人都只剩焦虑了?”

共享经济的代表优步正在经历又一个艰难时刻:季亏29亿美元,4月订单量下滑80%,首席技术官离职,外卖业务退出数个海外市场,从总公司到子公司一轮一轮裁员,CEO放弃基本工资……

但与此同时,优步还领投了生死边缘共享电滑板车企业Lime的新一轮融资,并在加紧新的收购。

一面裁员求生,一面抄底对手,优步的目标不只是活到危机结束。

“难以置信的悲剧病毒”

在财报电话会议上,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开门见山:“我不想美化什么,新冠疫情产生了巨大影响, 4月全球订单下滑80% ”。他还称新冠疫情为“难以置信的悲剧病毒”。

优步:边渡劫边抄底

新冠疫情原本就直接打击了出行和旅游行业。而以“共享”为核心模式的打车与民宿业务,更被全球旷日持久难见终点的疫情拖垮。

在发布季度财报前一天,优步向媒体发布了裁员声明,裁员3700人,规模空前。

在向媒体宣告具体的裁员细节之后,科斯罗萨西向公司员工发送了邮件,他解释裁员原因:

“因为出行订单严重下滑,我们对于社区运营和客服的需求也没有那么大了。随着我们冻结招聘,简单来说,也没有足够的业务给负责招聘的人力部门。”

那么优步的业绩下滑到底有多严重?

据财报,在第一季度,优步总订单量增长至158亿美元,同比增长8%。其中乘车服务下降5%,订单总额为108.74亿美元;外卖服务同比增长52%,订单总额为46.83亿美元。

可怕的是4月预示的业务量大跌。由于新冠疫情自3月起冲击全球经济活动,科斯罗萨西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 1月和2月,订单保持了20%的增长,但3月降低了40%。而在4月,全球订单下滑了80%。

他表示,已经连续3个星期看到了订单回升,本周预计是回升的第四个星期。上周优步全球订单回升9%。美国回升12%,旧金山上升8%,洛杉矶上升10%,芝加哥上升11%。更有趣的是,在佐治亚州和得克萨斯州的大城市,分别回升了43%和50%,这也是两个大张旗鼓重启经济的州。

由于基数太小,他认为, “尽管如此,这还是非常早期的复苏”。

优步季度净亏损为29亿美元,其中包括2.77亿美元的股票薪酬支出和21亿美元的税前减值准备,调整后净亏损为11亿美元。优步称“主要与我们在滴滴的投资以及我们在Grab的投资中记录的损失准备金有关”。优步此前退出了亚洲部分地区的业务,换取这两家当地打车公司的股份。

虽然优步在强调其外卖业务在疫情时期获得了飞速发展。 但外卖业务还是亏损3.13亿美元,需要资金投入支持,并不能拯救优步的盈利。

优步常年亏损,加上4月断崖式下跌的业务量,不得不大举裁员、收缩业务。据财报,优步账上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为90亿美元。

如果说前任CEO卡兰尼克主导了优步的全球扩张,科斯罗萨西则反复强调头等要务是保持健康强劲的资产负债表,一切都为了扭亏为盈。

他宣布,优步正在进行一系列动作,最终结果是砍掉10亿美元年固定成本。

边渡劫边抄底

一名优步员工在Blind上匿名提问:

8个月前,我加入了优步自动驾驶部门(ATG),如今已经看到了一轮裁员。如果我能活过即将到来的这轮裁员,抢在另一轮裁员到来之前,我该不该准备离开这家公司?

提供背景:优步在一年内进行了三轮裁员,目前可能只是新一轮裁员的开始。

他收到的回复有:“裁员可能会成为季度活动,能出来就出来吧”。

优步正在做一场大规模的战略收缩。

优步砍掉了部分海外市场的外卖业务。6月4日起,优步将停止在多个海外市场的外卖送餐业务:捷克、埃及、洪都拉斯、罗马尼亚、沙特阿拉伯、乌拉圭和乌克兰。

优步的中东子公司Careem宣布裁员536人,占迪拜总部公司员工总数的31%。受影响的员工将获得至少三个月的遣散费,一个月的股份,在某些情况下还将获得含家庭成员在内的签证和医疗保险,直至年底。优步在2019年以3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Careem。

有未入职的优步员工爆料,优步的自动驾驶部门ATG撤销了所有毕业生的工作录取,这群毕业生即将毕业就面临失业。

优步的首席技术官Thuan Pham也在此时离职,他从2013年以来便效力于优步。作为卡兰尼克时代的高管团队成员,他终于在当年同僚一一出局后,结束了自己的优步生涯。

但行业预期,这些调整都还只是开始。

在求生的同时,优步还在试图“抄底”。

The Information率先爆出了优步投资和收购意向的消息,称优步与Lime进行了谈判,以5.1亿美元估值投资,比上一轮的估值低79%。优步有权在2022年至2024年之间,以商定价格收购Lime。

在财报发布当天,优步确认了这个消息,领投这一轮1.7亿美元的投资。其他投资者还有谷歌母公司字母表、贝恩风险投资、以及其他现有和新投资者。作为交易的一部分,优步向Lime追加了8500万美元的可转换票据投资。

Lime是华人在硅谷创立的明星共享出行企业。最初以共享单车起家,而后向共享电动车和电动滑板车转型。在共享经济火热的前几年,优步收购了Lime的对手Jump,整合到自己共享出行的版图之中。

根据协议,优步将向Lime转让自己的电动自行车和踏板车部门Jump,两家公司将进一步整合其应用程序。Lime全球运营和战略负责人Wayne Ting将成为Lime的首席执行官,而即将离任的CEO鲍周佳将担任董事长。

在财报会议上,优步还宣布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加紧完成收购Conershop。Conershop是拉丁美洲最大的生鲜货物配送平台之一。

共享经济比惨

华尔街似乎欢迎优步大刀阔斧的重整,优步股价一涨再涨。优步可能会换来一个更为健康的财务状况,却牺牲了大量员工成为削减固定成本中的炮灰。

甚至有优步员工早就在在社交网络上诘问:CEO什么时候给自己降薪?

此次在裁员消息落地的同时,科斯罗萨西也宣布放弃今年剩余的基本工资。去年他的全年基本工资为100万美元。

优步的员工已经焦虑了几个星期,如今知道将裁员3700人,却不知道大刀会落在谁的头上时。与此同时,优步的软件出现了更多问题,有用户反映没有乘车却遭到随意扣钱。

不只是优步,共享经济企业的员工们正在开一场比惨大会。他们曾经是竞争对手,如今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已经经历了裁员的Lyft员工告诉优步员工他们即将面对什么:

我告诉你Lyft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我们知道裁员要来了,这是两个星期的焦虑和酷刑。公司裁掉谁似乎没有任何规律或原因。在大多数选择中,每个人都被击倒了。而那些留下来的人正遭受幸存者内疚的啃噬,一些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面对着更大的工作量,同时担心第二轮裁员。

最让人感到震惊的是,如果拼车服务确实恢复了,他们将重新招聘刚被砍掉的许多职位。而且由于市场将因为充满了绝望的求职者而趋于饱和,因此薪酬包裹会减少很多。我相信他们就是那样想的。太狠了。公司本来应该提供滚动性的减薪措施。相反,他们给了982人10周的遣散费,并对285人无薪休假。

有WeWork的员工不信有人比自己还惨,在下面回复:来WeWork工作吧,你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焦虑和折磨了。

共享办公企业WeWork已经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裁员。据福布斯杂志,其新首席执行官Sandeep Mathrani和执行董事长Marcelo Claure告诉员工,5月底前有必要进行更多裁员,他们将评估每个地区的每项职能。

至于前任CEO纽曼(Adam Neumann),他正在起诉曾一手把WeWork捧上云端的软银集团。

优步对Lime的新投资也意味着裁员。按照惯例,在Jump和Lime合并之后将会通过裁员进行调整。

优步即将离职的首席技术官Pham代表了许多人的美国梦。他在14岁时坐着渔船逃离越南,寻求难民庇护移民美国,进入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学习计算机科学,毕业后进入计算机行业的老大哥惠普公司工作。

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谈到,母亲希望他在惠普工作三十年,再戴着一块金表退休。

Pham选择了截然相反的人生,如今带着优步的百万股份离场。共享经济经历了轰轰烈烈的时代,代表企业也被视为下一代的科技巨头。疫情没有给所有投身共享经济的从业者一个体面的退场,但他们或多或少值得敬意。

更多互联网行业动态,请大家继续关注营销星球,每天更新互联网相关的各类信息,让你掌握最新动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星球 » 优步:边渡劫边抄底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