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财报2019(下):爆款救不了公司,但国资可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作者刘景慕,36氪经授权发布。

财报的故事,还没讲完。  (接上: 影视行业2019“大洗牌”:有的狂赚15亿,有的巨亏47亿 )

昨天说到,要想获得一家基本面不错的公司,需要适当收缩业务,保证现金流稳定;注重项目质量和政策风向,减少计提坏账;懂得及时止损,业务遇到严重经营问题,及时转舵。

而今天要说到的几家公司,正是踩了这些“坑”。被《巴清传》影响至今的唐德影视、曾因游戏业务子公司经营不善致巨亏的慈文传媒,以及业绩如同过山车的北京文化。他们或已甩掉阴影稳步前进,或仍在局中尚未脱身。

另外,除了电影、电视剧公司,我们更关心的,还是疫情过后,院线公司的生死存亡。  

在2020一季报上,5家上市院线公司净利润同比去年,呈数倍的减少。如幸福蓝海一季度净利亏损1.01亿,同比下滑870.78%;金逸影视亏损1.53亿,同比下滑573.94%。对比其他影视公司,虽然大部分都在亏损,但院线公司的受损是最严重的。

影视财报2019(下):爆款救不了公司,但国资可以

(净利润、营收单位:元)

不过,从2019财报上看,院线公司在过去这一年里,整体经营情况还是很稳健,现金流充裕。一季度尽管严重受损,但短期内还能通过收缩业务、降低成本等方式扛下去。

5月8日,国务院发布消息,影院可以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营业。电影市场终于可以看到复苏的迹象。  

一切都会春暖花开,哪怕晚了一点。

院线大滑坡,2019盈利2020巨亏

事实上,2019年的电影市场大体向好。国家电影局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电影总票房642.66亿元,同比增长5.4%,总票房创历史新高。另外在这一年里,全国新增院线1,453家,增幅13.26%。  

在市场带动下,电影院线公司活得也很滋润。除了万达电影亏损47亿,金逸影视、横店影视、幸福蓝海和上海电影四家院线业务占比较重的公司,均有盈利。其中幸福蓝海净利润同比增长101.24%,在院线公司里增速最快;横店影视净利润最高,达3.09亿。

影视财报2019(下):爆款救不了公司,但国资可以

事实上,小幅的盈利下降,主要由于院线公司基本都在扩张。财报显示,五家院线公司均有新增影院。其中幸福蓝海新增最多,有89家。而上海电影尽管全年票房有47.52亿,仅次于万达,但只新开了2家影院,增速最低。

影视财报2019(下):爆款救不了公司,但国资可以

不过,这种“抠门”却让上影有了强抗风险能力。在2020一季度,上海电影净利润亏损相对最少,仅亏损7089万。相比另外四家过亿的利润亏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一直以来,这些院线公司的基本面都很稳健。2019财报中,五家公司在经营活动现金流上均有正收入,且同比去年有大幅增长。货币资金也很充裕,可以完全覆盖长、短期借款。其中上海电影货币资金高达18亿,短期借款只有4700万左右,可谓“隐形富豪”。

再看质押率。与质押率高企不下,控制权摇摇欲坠的许多影视公司不同,5家院线公司中,其控股股东的质押率均为零。哪怕是巨亏的万达电影,王健林也还没有到质押股权的地步。

影视财报2019(下):爆款救不了公司,但国资可以

商誉也非常稳定。除了万达电影计提大笔商誉减值外,其余四家并无变动。说明在这一年里,这些院线公司没有发生重大并购、重组事件,安稳地经营自己的院线,闷声发着财。

虽然手有余粮,但2020一季度里,院线公司的亏损情况在上市公司中也最为严重,净利同比上期,都是数倍的下降。而这些公司一季度营业成本,分别为:横店影视2.4亿、幸福蓝海1368万、上海电影1.25亿、金逸影视1.9亿,万达电影13.9亿。

短期看来,院线公司或许凭着充裕的现金流仍能扛住,但始终不是长久之计。上亿的营业成本,还有不菲的各项税金、经营活动现金流出、借贷款项……

由此,院线公司也在不断缩减成本,或探索新业务。横店影视在2020年,将计划关停10家经营不善的影院,银幕在60块左右。另外,一家不愿具名的院线公司对小娱透露,在2020年,该公司也将进军MCN短视频领域。并且,随着疫情警报慢慢解除,影院等线下娱乐场所渐渐恢复营业,院线公司也会随之恢复元气。

走出巨亏阴影,国资入股真香

国资入股影视公司,是从2018年就开始的风潮。直到2019年,这股“国风”仍在继续吹。除了中影、上影、中广天择、中视传媒等国企背景的影视公司外,不少民营上市公司,也引入了国资。  

  • 慈文传媒:大出血止住了,可33%的存货要怎么消化呢 

慈文就是易主国资的好例子。通过江西国资的入局,如今慈文已经初步解决了财务危机。

从2018年经营活动、投资活动、募资活动均为负值的大出血状态,在引入江西国资救市,更换实际控制人后,慈文渐渐在2019年止住了血,并有了1.6亿的盈利。虽然不多,但已同比实现115%的增长,扭亏为盈。

慈文的现金流状况随着业绩也在逐渐好转。经营活动现金净额终于有了2.2亿的结余,同比上升319.69%,扭转了上一年的颓势。根据财报,电视剧《风暴舞》《光荣时代》《锦衣之下》和《乘风少年》已确认了首轮发行收入。  

另外还有4部网络剧、5部网络电影于报告期内上线播出。由于上线时间均集中在Q1、Q2,至财报审计时,其收入应已确认。据了解,慈文在2020年将在剧集上投资20个亿,其中包括《紫川》《天涯客》等头部剧。

影视财报2019(下):爆款救不了公司,但国资可以

虽然慈文靠着国资的引入,暂时度过了危险期,但是应收帐款和存货占比依然较大,二者占总资产比例均超过30%。项目回款慢、积压影视项目的情况仍较严重 。

慈文传媒的财务问题算是得到了解决,但是较高的应收帐款和存货比,以及高于货币资金的短期借款数额(3.4亿),依然是亟待解决的遗留问题,考验着管理者对资产的经营能力。  

  • 唐德影视:从此,我和你再无关系 

就在5月7日,唐德影视发布公告称,拟将唐德创始人吴宏亮部分股份转让给东阳市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东阳聚文影视。若交易完成,东阳国资办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唐德转让股份给东阳国资的具体信息, 请戳链接 )

实际上,国资选择此时入股唐德,既是公司的救命稻草,对于国资来说,也是一个可以抄底影视公司的机会。

对于唐德来说,1.14亿营收和净利1.06亿的亏损,仍在为《巴清传》买单。不过,根据此前公告,唐德已经以3.22-3.52亿的授权费用,将《巴清传》彻底卖给天猫技术,从此不再为该剧播出时间负责。这把悬在唐德头上近三年的利剑,终于落地。

影视财报2019(下):爆款救不了公司,但国资可以

其实,抛开《巴清传》,唐德在2019的经营情况尚可。经营活动收入近2亿,同比增长326.95%,同时账面上还有1.04亿现金,也增长了144%。此外,从应收帐款金额比2019年初减少52.40%来看,项目回款也比较积极。

一口吃不了胖子,爆款救不了公司

在形势紧张的“乱世”,总有一些上市公司,愿意“搏一搏”,试图“单车变摩托”。在现金流紧张的情况下,选择继续扩张主营业务,大批量购买版权IP、开拍影视剧,丝毫不顾已有积压剧已经大额计提坏账准备;或是在入不敷出巨额亏损之时,依然大量向外募资,或在公司体外循环资金,玩起资本游戏。  

  • 北京文化:爆款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赌徒 

看北京文化的现金流画像,呈罕见的“- – +”形态,就是“赌徒型公司”。也就是说,在资金来源上,经营活动和投资活动始终亏损,只有靠着募资和减少股东分红,才能获得营收。参与募资的投资人们,赌的就是公司靠着烧钱,能在未来获得高收益。

这样的现金流形态,不仅在影视公司中罕见,在整个A股市场中,早不处于初创期还敢这么玩的公司也寥寥无几。在如今的大环境下,这种形态无异于埋下了一颗潜在的雷。

影视财报2019(下):爆款救不了公司,但国资可以

从2017年开始,顶着“爆款制造机”的名头,北文的利润却在下跌,增收不增利,直到2019年,净利润暴跌23亿,其中商誉和资产减值就计提了22.5亿元,其中包括子公司世纪伙伴全部8.34亿商誉计提减值,以及浙江星河全部商誉6.41亿的计提减值。尽管就《流浪地球》一项,就确认了6亿多收入。

影视财报2019(下):爆款救不了公司,但国资可以

混乱的股权分配,也是北京文化的不稳定因素。从2018年开始,实际控制人之位缺失,而在2019年,第一大股东从华力控股,变为富德生命人寿保险公司,持股15.60%,华力退居二股东,且股份被100%冻结 。

基本盘这么差,仍在筹备大批项目。财报显示,北京文化在2020年筹备的电影、电视剧共41部。其中不乏陆川《749局》、管虎《东极岛》、贾玲《你好,李焕英》以及总投资达30亿的《封神三部曲》等备受关注的项目。

手里握着不少“爆款相”的电影,却计提20余亿的商誉减值,不得不让人做出大胆猜测,上市公司大幅计提商誉减值,是否在进行财务“洗澡”来操控业绩,让二级市场做出未来业绩可能提升的预判,吸引“韭菜”前来抄底。

这不,雷说爆就爆了。就在北文发布年报后,前高管娄晓曦就公开实名举报北京文化2016-2019年系统性财务造假,董事长宋歌涉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等罪名。受事件影响,4月30日,北京文化开盘便跌停。至5月6日,北京文化收盘价跌幅已超过20%。

更多互联网行业动态,请大家继续关注营销星球,每天更新互联网相关的各类信息,让你掌握最新动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营销星球 » 影视财报2019(下):爆款救不了公司,但国资可以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